“当时我拍着小伙子的肩膀让他好好干,年轻有为,没想到第二天就被拉黑了。”1月25日,郑州市的王先生拨打猛犸新闻·东方今报热线反映十多天前邮寄遭遇的糟心经历, 他本打算给村里的“老表”寄酒,交给快递员后两瓶酒不知所踪,随后接连被三名快递员拉黑、拒接。事情究竟如何?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对此进行采访调查。

1月26日,记者来到了金水区东明路北民航新村小区,63岁的王先生讲述,半个月前,他在社区电车棚位置通过极兔速递快递员向商丘睢县邮寄白酒、红酒各一瓶,两日后询问快递情况时,忽然发现被快递员拉黑了。

“1月11日下午六点多钟,我把酒装好准备次日上午发,正坐着忽然看到一辆快递车开过,便想着交给快递员算了,两瓶酒带包装三斤重,商议邮费十块钱到付,小伙子没给我票据,加了微信随时联系,结果第三日‘老表’没收到酒,和快递员微信通话发现,我被拉黑了。”王先生有些发懵。

次日,王先生在快递柜遇到另一名极兔速递快递员正在派件,询问得知负责他快件的快递员已离职,该区域派送任务已转交,该快递员承诺会帮忙询问相关情况,但当晚七点该号码不再能接通。

“17号、18号又遇到一名姓李的快递员,他确实帮我问了也给我打来电话,承认有这么回事,但是说没法赔偿,视频只能证明给出了东西,但不能证明东西的价值。”得到此回复后不久,这个号码亦拒接王先生致电。

王先生展示多次与不同快递员尝试沟通的聊天及通话记录显示,被拉黑后王先生仍多次发送语音及拨打视频电话,但多次主动联系未能收到快递员的回复。

“两瓶酒价格五六百块,由于爱好喝点小酒,住处私藏的酒还有很多,但这两瓶都是仅剩单瓶,三、四年前买的。”由于购买时间较早,王先生当时的购酒凭据已无从追寻。“要真是喝了,小伙子给我说一声就好,说一声也就算了。”

王先生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事情过去半个月,两瓶酒是否能够找回?针对此事,1月26日下午,记者前往极兔速递金水河网点求证。

记者抵达时,两名工作人员正在对堆积的快递进行分拣工作,其中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民航新村区域极兔速递业务确实由此网点负责,此前送快递时曾遇到一名男性反映邮寄的物品不见了。

极兔速递金水河网点负责人邓德魁表示,由于网点负责人更换,他近期才接手相关业务,对此情况并不清楚。临近春节,不少快递员选择提前回家过年,网点内负责该区域的快递员近期更换频繁,网点会一起配合调查该情况,明确快递员身份,若确认该快递员取走快件未寄出,会协调双方沟通解决或由该快递员进行赔付。

河南阳夏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建锋认为,现在的快递行业是国计民生的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快递公司应该加强对公司业务人员的管理和教育。如果真是快递公司的管理不当造成的,应当及时调解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如果遇到冒充快递业务员的情况,应当及时报警,以免造成冒充人员继续行骗。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