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即将参加IEM科隆正赛的FaZe全队参加了新闻发布会,5EPlay作为受邀媒体也参与了赛前的集体采访。队员们围绕队伍最近的表现等话题回答了相关问题:

包括IEM达拉斯、BLAST春决在内的赛事你们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那么IEM科隆前的这段时间你们做了什么来确保FaZe重返巅峰状态?

karrigan:主要是跟练习相关。Major之后,因为长期的线下旅行的关系,我们比较疲惫,没有时间重新集中精神。而如今,我们有时间来重置自己,然后参加一些像袋鼠杯这样的线上赛事,作为一种升级训练。你也看到了,这次袋鼠杯我们尽量避免选Inferno,因为我们在努力完善地图池,事实上也取得了成效。我想这会对我们在这里的比赛有帮助。

rain:对于大多数国家来说,这样的休假调整其实并不合理,以我举例来说,我的家人在7月中旬前都不会休假,这就会导致我们放假碰不到一起。相信许多人都是这样的,身处假期时光却见不到家人。因此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欠妥当改动,可却实实在在发生了。

这是你们再一次冲击英特尔大满贯,但是最近你们遇到了阻碍,特别是在IEM 达拉斯负于C9。那么你们该怎么做,来圆满结束上半年的赛季?

karrigan:我认为大满贯离我还远着呢。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我觉得才算近。所以说,大满贯目前不在我们的计划内,我们只想拿下IEM科隆,然后逐渐展开筹备。我记得在坐的几位中只有总监打进过IEM科隆的决赛,我和阿雨一直都只打到半决赛或四分之一决赛。(注:从2017年的科隆赛事开始,FaZe的最好成绩一直是于三、四名)

我们要做的只是竭尽全力,在这次淘汰赛走得更远。如果真的夺冠了,下个赛季我们自然会把重点放在完成大满贯上。

karrigan,你在达拉斯曾说过,如果没能拿下IEM科隆,那这个赛季还是令人失望的。你能就此展开一下吗?你如何确保队伍能再此获得一个更积极的结果?

karrigan:我当时表示,如果没有进入科隆的决赛,我会将这个赛季定义为“失望”的。我个人从未杀进IEM科隆决赛,所以这是我的个人目标,也是团队的目标。你不知道你在决赛前碰到的对手会有多强,比如IEM达拉斯我们碰到了C9,结果人家夺冠了;在BLAST我们又碰到NaVi,最后同样如是。我们要认清,不是说之前的赛事输了就是打得不好,我们并没有输给不该输的队伍。显然,如果这次比赛没能进决赛我会失望,但我依然对我们年初取得的成果表以积极乐观的态度,我们必须找出让我们长期保持在那种状态的方法,以开启下半年的新赛季。

ropz,HLTV曾发布文章,认为你们沙二的双狙战术存在隐患。作为这支队伍的副狙,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ropz:我认为问题不大。其实我们在沙二使用双狙的过程中拿下了大多数对局,而其他的时间基本都只有一把狙。

karrigan,你善于炒热全场,之前你的蝙蝠侠套装就非常有娱乐性。如果这次FaZe闯入淘汰赛,你会不会有新的点子?

karrigan:其实这并不在计划之内。有些事情只有当它有意义的时候才会发生。蝙蝠侠的事情只要是因为我们跟蝙蝠侠有联动。如果我们每个大赛都扮蝙蝠侠,那就索然无味了。

Twistzz:我个人人为,目前的NACS环境已经不是小修小补能挽救的了,包括选手等方面简单来说,他们就是没有在欧洲待更多时间。欧洲目前代表着最强的晋级水准,为了成为最具竞争力的队伍你就得待在鲨鱼塘里。目前,我认为NACS希望不大了,但我觉得赛事主办方能多多把一些联赛设在北美,来促进NACS土壤的发育,也许一个区别于欧洲的北美联赛会有益处吧。

这次MOUZ也打进了小组赛。karrigan和ropz,你们有可能会跟你们的前队友们碰上,对此你有什么感想?

ropz:一直以来,我都跟在MOUZ合作过的队友维持着良好关系。我估计他们也很想复仇吧,因为我在RMR击败了他们。不过我们队伍不论状态还是排名都要更好,所以我个人不是太想再跟他们对阵,我不愿再把他们送回家,这让我很难受。

karrigan:我也是,我们跟寒王一直是好朋友。希望我们不会碰上,但如果线%的干劲了。

rain:对我来说主要有三个,NaVi当然是其中之一,然后我认为是ENCE和C9。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