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出场的是:托上帝洪恩,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以及其他领土和属地的女王、英联邦元首、基督教的保护者伊丽莎白二世,这就是超长待机的现任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头衔,曾经她的父辈乔治六世的头衔里面还要加上印度皇帝的称号。

第二个出场的是:托上帝鸿福,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永远的奥古斯都、罗马人民的国王、意大利国王、卡斯蒂利亚、阿拉贡、莱昂、纳瓦拉、格兰纳达、托莱多、巴伦西亚、加利西亚、马略卡、塞维利亚、科尔多瓦、穆尔西亚、哈恩、阿尔加维、阿尔赫西拉斯、直布罗陀、加那利群岛、西西里国王、那不勒斯国王、萨丁尼亚与科西嘉国王、耶路撒冷国王、东与西印度群岛国王、奥地利大公、勃艮第公爵、布拉班特公爵、洛林公爵、施蒂里亚公爵、卡林西亚公爵、卡尔尼奥拉公爵、林堡公爵、卢森堡公爵、海尔德兰公爵、阿尔萨斯领地伯爵、那慕尔藩侯、弗兰德伯爵、哈布斯堡伯爵、蒂罗尔伯爵、戈里齐亚伯爵、巴塞罗那伯爵、夏洛莱伯爵、阿瓦图伯爵、勃艮第-普法尔茨伯爵、埃诺伯爵、荷兰伯爵、聚特芬伯爵、鲁西永伯爵。

这位就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日不落帝国西班牙国王查理五世的头衔,应该算得上是有史以来头衔最长的称呼吧。

第三个出场的是:托上帝与共和国宪法鸿福、法国人的皇帝、意大利国王、莱茵邦联及法兰克福大公国保护人、赫尔维蒂联邦协调人。这是拿破仑的头衔。

那么,我就有个小问题了?为什么西方的君主称号要搞得那么长,好像要把全世界所有地方都囊括进来似的,但是我们中国古代的皇帝,对于其头衔无非某某朝皇帝,若是大一统王朝则再加上天子的称呼,也就是说皇帝加天子两个头衔,就是古代中国最高统治者的全部了。(注:头衔是头衔,谥号是谥号,头衔可以继承和取代的,谥号是对一个皇帝的盖棺定论,两个不一样)

朋友们好,今天咱们继续用中国视角解读世界历史,本文由青衫弹史独家原创发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喜欢的朋友,麻烦动动小手指,点个关注支持一下哦,谢谢~

古代中国先民对于自身所在的政治实体,通常的表达习惯是天下,那么作为这个政治实体的最高统治者,也就是天下第一人,周朝称之为天子,秦始皇统一六国后,认为自己德兼三皇、功盖五帝,定下皇帝这个专用称呼。秦亡之后汉朝在秦帝国的废墟上建立,汉帝国继承了秦朝的一切,包括了皇帝称呼,同时汉代复古也好规避秦朝弊政也罢,汉代也恢复了周朝定下的天子称呼。

在两汉时期,皇帝即位甚至会出现二次即位的现象,也就是先即天子位,再即皇帝位,如此方能君临天下。比如《后汉书·礼仪志》中记载:三公奏《尚书·顾命》,太子即日即天子位于柩前,请太子即皇帝位,……(中间细节部分省略),以传国玉玺绶东面跪授皇太子,即皇帝位。中黄门掌兵以玉具、随侯珠、斩蛇宝剑授太尉,告令群臣,群臣皆伏称万岁。

天子代表的是统御包括汉家在内的整个天下的天命传承,简单理解来说相当于诸夏民族的族长之位,掌祭祀之权。而皇帝则是一方地域行政上的统治者,统御万民。这就表明古代中国的皇帝一方面通过君权神授获得神权,另一方面也掌握着世俗上的实际权力,这两个权力合一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皇帝。后来随着中央集权制的巩固,天子与皇帝合二为一,更看重实际的中国古代先民,也就把皇帝更突出。

在古代中国人的心目中,不论是国,王还是帝,只有被称为王朝的政权才代表着天下承认,是具有天命正朔的天子政权。古人将所认知的世界视为天下,皇帝为天下之主,那么也就只有统治整个中国的君主才能合法地使用天子和皇帝的称号,诸侯国与藩属国及或其他国家的君主只能被称为王、酋长、单于、大汗等称谓,诸如越南、朝鲜、日本等国可以在自己国内搞搞小动作,一旦摆在明面上,那就要承受天子的雷霆之怒了,就像是安南国在国内敢称皇帝,走出国门你叫个试试?

在西方历史,有个单词是专门形容帝国的皇帝Emperor,形容国王用King。在我们翻译上来说有时候会混淆,但是至今仍把血统挂在嘴边的西方人怎么会弄错?要知道西方的称呼可是很省略的,兄弟叔伯不分,怎么会独造出两个单词来区分称呼?

这两个单词的背后一定有着很明显的区分。西方语境中的Emperor译为皇帝,却并不是任何一个君主都能拿来使用的头衔,想要成为酋长、国王、大公乃至苏丹,其实你只要有一定的势力和土地,能够得到一定势力的承认,保证政权的有序运行便可,但是想要成为一个Emperor,那么你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得到多方认可,成为主宰一方的霸主级势力。

得不到大多数势力的承认,所谓的Emperor无疑是自娱自乐罢了,这一点有点像是三国时期的袁术,孙策拿到玉玺不敢称帝,袁术敢,结果呢?天下共讨之,徒增笑饵罢了。

能够得到绝大多数势力承认的帝国,首先就要求你有一个继承的法统,中国古人常言: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这个法统决定着一国国君能否从King走向Emperor。

十九世纪的英国,殖民地遍布全球,号称日不落帝国,无论是军事实力还是经济实力,都是当代一流的。然而,举目四顾看看周边的国家,近邻法兰西国王加冕称帝了,偏远之地的俄国称帝了,穷小子普鲁士登上帝位了,连奥地利也敢称皇帝,偏偏英国是女王,这简直不把大英帝国放在眼里。

身在欧洲大陆边缘的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羡慕坏了,然而,维多利亚女王称帝的想法却被英国首相格莱斯顿所否决,因为英国女王想要称帝缺少最关键的要素,法统!

沙俄因为娶了拜占庭帝国末代公主索菲亚,以东罗马帝国继承者的身份加冕称帝成为沙皇,沙俄的法统可以上溯到君士坦丁和查士丁尼,并且这背后还有整个东正教作为背书。法兰西的拿破仑家族一方面勉强沾着查理曼帝国的余晖,另一方面罗马教皇亲自到巴黎为拿破仑加冕背书,得到了代表了传统的基督教派势力。普鲁士的国王威廉一世踩着法国人的肩膀登上德意志帝国的皇帝之位,并且德意志地区也勉强能沾上点神圣罗马帝国的光。

可是英国有什么吗?什么都没有!没有教会支持,也沾不上罗马帝国的光,想称帝只能是个笑话!

如果说东亚乃至东南亚地区皇帝的法统来自于秦始皇,那么欧洲地界Emperor的法统来源只能是罗马帝国,公元前28年屋大维被元老院赐封奥古斯都,开启了罗马帝国的帝制,此时的欧洲大部分地区还处于原始落后的状态,唯有罗马成为了欧洲的文明之光,所以后来的欧洲国家言必称罗马时代,法统也必然要追溯到罗马帝国时期,否则名不正言不顺!

1868年英国保守党领袖迪斯累里出任英国首相,正是在他的策划下英国女王戴上了莫卧儿帝国的皇冠,从而实现了女王的皇帝梦。1876年5月英国议会通过了加封维多利亚为印度女皇的议案,1877年1月1日,在印度德里正式宣布女皇即位,那一颗从印度拉合尔掠夺而来的宝石科伊努也成为了女皇皇冠上最大的一颗明珠。

跳出了欧洲法统的限制,从万里之外的印度,英国女王终于实现了与德皇、沙皇平起平坐的对等头衔,有人会问,印度的皇帝头衔从哪里来,答案是来自于中亚的大草原。

罗马帝国的崩溃直接导致了欧洲陷入长期的动荡之中,几百上千个诸侯、公国、城邦和骑士领地星罗棋布的分布在欧洲大陆上,有点类似于古代中国的春秋时期,可以说是屁大点地方都能产生一个国王。

那么,怎么才能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呢?给自己的名片上加上一长串的头衔无疑是一个先声夺人的好办法,就像是当今的社会,如果你接过一张名片,上面一长串的头衔,不管真的假的,首先是不明觉厉,这个人好厉害的感觉。于是乎,中世纪的欧洲君主将头衔视为荣誉和征服的表达,头衔越多,就显得国家越强大。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就好像是秦国国君和齐国国君两个人,大家都是国君都一样也没有什么好比较的,如果有一天,秦国灭掉了蜀国,并且还保留了蜀国的建制没有郡县化,只是在自己的头衔上加上个蜀国国君的称号,你说齐国国君该怎么办?只能灭掉旁边的鲁国,也加上了鲁国国君的头衔,保持对等咯。

这种做法其本质上一方面是中世纪的欧洲国家自身的统治疆域不稳定和其自身国家治理能力低下所导致的,就像秦灭蜀郡县化之后,秦国有能力治理好蜀国,使其归心,那么要啥蜀国的名头,蜀国就是秦国的,齐国也一样,灭鲁国,灭了就灭了,敢灭国就保证能治理好这片地方。那些所谓的头衔都是虚的,就算齐国能加上一堆的头衔什么鲁国国君、宋国国君等等,当秦国大军抵达临淄的时候,齐国国君只能俯首称臣,山呼万岁。

中国的大一统王朝,有着相对固定的统治范围,虽然历朝历代疆域会有所变化,但是核心区域是比较固定的,配置着中央集权的官僚体制,确保了帝国世系的传承有序,相比较而言中世纪的欧洲君主继位就比较混乱了,战争、联姻、继承等不同的方式获得土地的归属权,然后加在自己的头衔之中,表明其合法性与征服的荣耀。

古代中国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她不需要炫耀其武力,对于周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她都是一个庞然大物,中国古代王朝的皇帝不需要额外添加任何头衔,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帝国至高无上的统治者,也是周边诸国的宗主国。

中央集权下的大一统让古代中国很早就诞生了成熟的官僚体系,国家治理有着一整套完善的体系,各级官府守土有责,不说是寸土必争,失土那也是要受到千古唾骂的,这种思想氛围下除了战争谁也无法夺取中原王朝的领土。而欧洲国家君主的权力却是分散在各个骑士等附庸手中,难以形成真正的有效治理,导致了疆域变化上的随意性。

统一的中国,分裂的欧洲,这才是造成中世纪欧洲君主头衔越来越多的原因,并且延续至今。真正有实力的人是不需要额外的点缀,罗马的奥古斯都,不需要加上各种头衔,因为谁都知道他统治疆域在哪里,他统治的国家实力有多么强大!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