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1日上午,“凌韬杯”2022年全国蹦床青少年锦标赛开幕式,在苏北小城淮安市金湖县正式开启。这是金湖县连续多年承办国家级蹦床比赛,在这些比赛背后,是由一张张蹦床“蹦出”的40亿乡村振兴大产业。

“凌韬杯”2022年全国蹦床青少年锦标赛,由国家体育总局体操运动管理中心、中国体操协会主办,金湖县教体局及金湖尧乡文化旅游集团有限公司承办。据承办方介绍,本次比赛时间为8月15日至24日,来自全国各地的11支代表队200多位青少年齐聚一堂,展现别样风采。

此次大赛增设了赛前青少年训练营活动,8月15日至19日,队员们将在训练营接受户外体能实践课训练、蹦床项目伤病预防、蹦床项目技术动作体系与评价等课程指导,为正式比赛做好充分准备。

此次大赛设有11—12岁组、13—14岁组、15—16岁组三个竞赛组别,每个组别设有蹦床、单跳、双蹦床三大竞赛项目。其中,蹦床包括男子蹦床团体、女子蹦床团体、男子蹦床个人、女子蹦床个人、男子双人同步、女子双人同步,单跳包括男子单跳团体、女子单跳团体、男子单跳个人、女子单跳个人,双蹦床包括男子双蹦床团体、女子双蹦床团体、男子双蹦床个人、女子双蹦床个人,比赛采用预赛、决赛方式进行。

淮安市金湖县委书记贺宝祥在开幕式致辞中说,近年来,淮安市金湖县顺应全民健身蓬勃发展趋势,着力加快县、镇、村(社区)三级公共体育设施网络建设,推动公共体育场馆向社会免费或低收费开放,人均体育场地面积位居淮安首位,运动生活的新风尚在金湖蔚然成风。放大特色品牌赛事“溢出效应”。积极承接、用心办好国际半程马拉松赛、环太湖自行车赛、全国蹦床青少年锦标赛等品牌赛事活动,推动产业培育、体育健身、城市营销互融互促、齐头并进,“荷美湖城”的吸引力、影响力不断扩大。

金湖县,位于江苏省的几何中心,地处江苏淮安、扬州,安徽滁州两省三市交界,境内高邮湖、宝应湖、白马湖三湖环绕,淮河入江水道穿境而过,是一座漂浮在水上的城市,素有“荷花之都、尧帝故里”的美誉。

金湖县委书记贺宝祥在致辞中介绍,金湖把握健康中国战略实施机遇,立足独特资源禀赋和产业基础,大力发展以体育健身器材、卫生健康用品、绿色食品药品等为核心的大健康产业体系。蹦床产业是体育健身器材的重要大类,在金湖县以新金菱集团为龙头的蹦床全产业链,集聚配套企业近百家,产品占据全球70%以上的蹦床市场,实现年产值约40亿元。

苏北小城金湖县,何以在全球蹦床市场摘得冠军?这样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江苏新金菱集团董事长凌韬回忆,“那时我还在做汽车用油布、渔网等生意,常去法国和意大利出差。一次到客户家中参观时,我留意到周边居民基本家家户户的院落中都有蹦床。他们跳布、围网等零部件与我们的产品具有相似属性,这给了我很大的启发。”经过多轮调研,凌韬开始着手构建自己的蹦床“王国”。

2007年,集团开始涉足蹦床的核心组件跳布,“那是我们最困难的时候,跳布在强度和抗冲击性方面有着很高的要求,生产设备主要依靠进口,设备的单台售价就高达200多万元。”凌韬说,当时设备的总体采购资金过亿。一如现在,同样是在政府牵头之下,银行做了相应贷款方案,企业才得以渡过难关,为随后的整床生产铺平了道路。

一张小蹦床零部件上千个,金湖县在扶持新金菱集团做蹦床行业“单打冠军”的同时,通过规划7平方公里的蹦床产业园,围绕蹦床产上下游产业链开展专项招商,集中力量“靶上”用功,围绕龙头企业和核心部件用力“补链、增链、强链”。

珍珠棉是蹦床的重要零部件之一,把它套在蹦床围栏上,能够起到防护、缓冲作用,在蹦床产业兴起之前,金湖县并没有相关生产厂家,想做成品蹦床只能去外地进货。“珍珠棉是一种‘抛货’,分量轻但体积大,虽说价格低廉,交通成本却极高。”2015年,还在广西从事汽车配件生意的孙可兵嗅到了商机,果断回到家乡金湖,着手从事相关生产。“事实证明我当时的选择是正确的,我们围绕蹦床产业进行布局,公司发展越来越好。”孙可兵创办的江苏慧雨珍珠棉有限公司不断壮大,目前已经拥有员工百余名。

如今像江苏慧雨珍珠棉有限公司这样的围绕蹦床产业“链”上的企业在产业园有近百家,真正实现了零部件的“隔墙”供应,技术上的“在园”交流,业务上的“当面”沟通。进一步拉动产业集聚和规模化发展,形成蹦床全产业链和产业“井喷”效应。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