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单看上述报道,估计很多人都会云里雾里,不知所云,甚至还可能相信,这证书绝对不会有假。

令人讶异的是,这两个几乎看不出差别的证书,署名为雷某的,是雷某为了证实邓某参加事业单位招聘考试提交的证书究竟是真是假,冒着违法风险,在网络上花2500元购买的。据称,“从下单到收件,共计不超过5天”。

为何雷某要甘冒违法风险到网络上购买假证?澎湃新闻披露,雷某的妻子魏某于2020年参加云南省西双版纳州事业单位招聘考试,与邓某一同报考了勐腊县职业高级中学体育老师。结果,2020年11月18日西双版纳州人社局公布通过笔试进入资格复审的人员名单中,魏某位于报考勐腊县职业高级中学体育老师岗位的入围考生中第四,邓某为笔试第一。邓某和魏某两人均通过资格复审,进入面试环节。最终,魏某因和邓某面试加笔试综合得分差3.88分被淘汰。

因为报考条件要求,报考勐腊县职业高级中学体育老师岗位的,需要应聘者年龄在18至30周岁,且具有篮球裁判国家二级和健美操指导员国家三级及以上证书等。在结果公布后的2020年12月7日,魏某到勐腊县人社局要求查看第一名考生邓某的专业资质证书。发现“邓某提交的健美操指导员二级证书和自己考取并持有的健美操指导员三级证书外观存在显著差异,且该证书的发证机构并非国家体育总局或省市行业协会,而是“‘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职业教育研究所专业人才技能培训中心’”。

对于如此疑惑,魏某及其丈夫雷某,向勐腊县纪委监委递交了举报信,称勐腊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材料审核中把关不严,误认“野鸡证书”,影响了考试公平。

对于魏某夫妇的举报,有关部门迅即给出答复称,经鉴定,邓某的证书为真,不存在以假证应试。同时,“西双版纳州人社局也出具书面说明,称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职业教育研究所已复函,明确邓某的证书系该所专业人才技能培训中心颁发且真实有效”。

看到这里,估计有人就可以看出问题所在。一方举报证书为假,一方答复发放证书一方复函,证明证书真实有效。但却忽略了这个证书发放单位是否有证书发放资格,其发放的证书是否应该认定有效。

几年来,国务院曾先后对外公开宣布,已经分7批取消了国务院部门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共400多项,其中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154项、技能人员职业资格280项。健美操指导员证书是否在列,大家可以查询。

这里且不论健美操指导员资格证是否在国务院明确的取消范围。仅就澎湃新闻披露的“邓某提供的专业人才技能证书”盖有“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和“专业人才技能培训中心”这两个公章的单位是否真实存在,说上一二。

澎湃新闻称,魏某夫妇聘请律师直接“向中管院发函,要求协查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职业教育研究所专业人才技能培训中心是否为中管院下属机构、健美操指导员二级证书是否由中管院盖章颁发等问题”。得到的答复可以让人大为惊异。

据公开的答复,“经调查核实,该院自2012年7月中编办重新登记以来,没有设立过‘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职业教育研究所人才技能培训中心’这一下属机构,案涉的健美操指导员二级证书的《专业人才技能证书》也不是由该院颁发”。中管院称,“他们从未授权任何机构进行健美操技能资质培训”。而后,澎湃新闻经查询发现,扫描证书上二维码跳转的网站,在工信部的备案主办单位名称为“北京管科新职教育科技中心”,单位性质为企业,并非事业单位。

那么,西双版纳州人社局及其他有关单位答复中,以主管单位否认的“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职业教育研究所复函称,该同志的证书确系我所专业人才技能培训中心颁发”,认定邓某的“健美操指导员二级证书真实有效”,是否合适?是否应该采信?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